兒子欠下26萬 浙江86歲老夫妻每天咸菜配飯賺錢還債

2019-06-18 09:02:41
摘要:每天凌晨3點半,天還未亮,86歲的應大伯和老伴就起床,開始了一天的勞作。他對前來執行的法官說,“再窮,也不能丟了信用

  每天凌晨3點半,天還未亮,86歲的應大伯和老伴就起床,開始了一天的勞作。

  挑豬、運豬、守攤……起早貪黑,凡事親力親為。

  在這間約20平方米小肉鋪里,門口支起一張簡易臺面,他們做了十多年的生豬肉買賣,童叟無欺,一刀下去,斤兩剛好。

  雖兒孫滿堂,但他們顧不上頤養天年,因為兒子欠的債還沒還完。

  他對前來執行的法官說,“再窮,也不能丟了信用!”

  經營不善又出了交通事故

  兒子欠下26萬債務

  “叮”,5月27日一大早,手機響了一聲,是短信提示,臺州市路橋區人民法院的陸法官拿來一看,是執行款到賬的法院系統短信提醒。

  打款的,正是應大伯。

  一年來,經手案子很多,見過的原告被告不少,但這位“子債父還”的應大伯,讓陸法官記憶尤為深刻,他一陣感慨,想起第一次見到大伯時的情景——

  去年12月的一天,樸素的黑色上衣搭配一雙舊拖鞋,胸前系著沾滿油漬的白圍裙。當執行法官說明來意,應大伯站著,不安地交搓著手掌,直搖頭,眼角泛著淚光。

  “我的兒子性格比較內向,平時一聲不吭,誰知竟欠下這么多錢。”應大伯說,他們有4個女兒一個兒子,小應是老幺。

  這之前,陸法官先后主辦了兩個案子,都和應大伯的兒子小應有關,案情并不復雜。

  幾年前,小應開了一間包裝公司,由于經營不善,拖欠某公司貨款,被訴至臺州市路橋區法院。

  去年11月上旬,經法院調解,小應需償付原告貨款147000元及利息,卻一直未履行,他成了失信被執行人。
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  十幾天后,他開車通過路口時,不小心撞上一輛電動自行車,導致車主受傷,車輛局部受損。

  經法院判決,小應賠償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失146581.45元。

  僅支付了29500元,便無力償還剩余部分。

  當執行法官通知小應來法院還錢時,他以沒錢為由拒不履行,甚至還拒接了電話,再次成了失信被執行人。

  眼看著案件進展不下去,陸法官趕往小應家了解情況。

  要還人家26萬多!應大伯聽了一臉無助,他拉著陸法官的手,長時間沒松開,“我現在沒那么多錢,手里只有幾萬塊,能否再寬限一段時日,錢一定還上。”

  老人征詢法官,能否先把交通事故的救命錢先還上,再還剩下的錢,“兒子無力還,我來還,這錢一定要還!”

  每天咸菜配飯

  一湊齊5000元就轉賬還錢

  不忍心兒子在失信的道路上越陷越深,應大伯主動扛起還錢的重擔。

  考慮到老人的實際困難,執行法官找到兩個案子的申請執行人協商。兩人聽了老人情況后,也很感動,同意應大伯提出分期付款的請求。

  應大伯先東拼西湊,拿出所有積蓄,分別償還了車主56999元,某公司20000元。

  還錢的日子里,老人比平時更加緊衣縮食。

  今年,是應大伯和老伴賣豬肉的第14個年頭。他說,“每個月也就掙個5千塊左右,賺來的錢,基本都用來還債了。”

  為了省錢,他和老伴將生活開銷降到了最低,每天的主食基本是咸菜配飯,“再苦再累也要把錢還上。”

  每個月只要一湊齊5000元錢,他就第一時間轉賬到法院賬戶。

  老人說,雖然生活苦了些,但欠的債不斷在減少,心里還是有些欣慰,“還完了錢,才能挺直腰板做人。”

  父親默默的努力和堅持,兒子小應都看在了眼里。

  慢慢地,他改變了自己之前抗拒執行的態度,繼續經營著自己的小廠,與父親一起還錢,一起省吃儉用過日子。

  5月27日這一天,應大伯手里緊緊攥著10元、20元、50元拼湊成的一沓現金,與老伴來到了銀行柜臺,將錢存到法院指定的執行賬戶。

  他舒了口氣,目光向前,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擔子又輕了些……

  記者 程瀟龍

標簽:大伯,兒子,執行,法官,老人,法院,老伴,陸法官
18选7最高奖金多少